米 舒
  寇準是北宋前期的名相。他在仕途上雖三起三落,但頗有政績,在遼國大舉進攻北宋時,宋真宗與一些朝臣害怕了,準備遷都,正是“主戰派” 寇準力輓狂瀾,鼓動宋真宗親征,他自己則親臨前線,最終使宋遼達成“澶淵之盟”,並換來北宋後來120年的太平。
  寇準出身書香門第,他出生不久,父卒,家境由此而貧。寇準母親教兒子讀書,寇準十分努力,熟讀《春秋》,終於在19歲中了進士,先授大理評事,後任成安知縣。寇準在治理地方上精明強幹,政績斐然。於是在仕途上青雲直上。他受宋太宗青睞,年紀輕輕便進入北宋領導階層。
  在古代,北宋的文人是最幸福的,他們敢於說話,還好與皇帝抬杠,這是因為宋太祖建國後規定:讓文臣說話,說錯了,也不准殺。當時,年少氣盛的寇準剛正不阿,尤其敢與皇帝爭論。一次朝廷議事,宋太宗與寇準意見相左,寇準據理力爭,觸犯龍顏震怒,太宗拂袖而去,群臣皆很尷尬,寇準卻緊追幾步,扯住太宗龍袍說:“我還沒彙報完畢呢!”宋太宗怒曰:“寡人不想聽了!”寇準當時比宋太宗小22歲,硬是攔住皇帝去路,相持後,宋太宗只得坐下聽寇準講完。
  淳化二年,天大旱,宋太宗向大臣詢問,眾臣皆以“天象無常推委”, 寇準卻突然說:“大旱之證,蓋刑有所不平也。”宋太宗很生氣,問什麼事做錯了。寇準便以當時兩位官員受賄後處置不公為例:一個受賄少而被殺,另一個受賄多而只打了幾板子。原因是後者有個兄長是朝廷副宰相王沔。宋太宗事後處理了王沔。寇準在朝廷上卓爾不群、鋒芒畢露。幸虧宋太宗不與他較真,還誇道:“朕得寇準,猶文皇(唐太宗)之得魏徵也”(《宋史·寇準傳》)。
  寇準33歲因“臨事明敏”而推為宰相。他雖排在四位宰相之末,但宋太宗明確告知其他三位,要以寇準為中心。寇準後來在仕途上三起三落,一是欣賞他的宋太宗死了;二是他處事剛愎自用,不大會團結同僚;第三,他生活太奢侈了。
  北宋時,規定700文為一貫,如用一貫錢請一桌人吃飯,很豐盛了。這一貫錢夠普通五口之家吃一個月的大米,那麼寇準如何高消費呢?據《宋史》與《清瑣詩話》載,第一,他經常請客,還一請好幾桌;第二,請客吃飯要點蠟燭,當時蠟燭為奢侈品,每根蠟燭300文左右;第三,寇準喜歡聽艷歌、看艷舞,他召官妓來家中跳西域性感舞蹈。唱得好,跳得好,他就賞綾羅綢緞,一大匹綾羅要六到七貫,夠五口之家吃半年大米呢!有人對他“一曲清歌一束綾”勸阻,寇準哈哈大笑:“人間萬事何須問,且向樽前聽艷歌。”一副十足的大少爺派頭。
  寇準做人沒有城府,他當官時有了錢就把一個月收入(金錢細軟)擺在廳里向同僚朋友擺闊,後來他三次貶官離開京城,他一到地方任職,依舊大搞奢侈之風。這恐怕是寇準一生的一個毛病。
  寇準除了擺闊,還嗜酒,他請客時好強人所難。一次宴會上,寇準請樞密副使曹利用喝酒,曹不肯喝,寇準大動肝火,就說:“我宰相給你敬酒,你怎麼給臉不要臉?”曹利用原是寇準手下的一個武將,現在也升到與副宰相同級別的官階了,便有點不服氣。寇準一惱,便罵曹利用是一介匹夫。
  另一次,寇準喝多了,結果羹湯灑了一鬍子,眾人皆笑,被他一手提拔起來的丁謂趕緊上前為寇準擦拭。不料寇準面孔一板,當眾人面指責丁謂拍馬屁!結果,丁謂從此恨上了寇準。
  後來,正是曹利用與丁謂的惡意中傷,讓寇準下臺。尤其是小人丁謂更讓寇準在晚年吃足了苦頭。喝酒誤事,確實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惡果。  (原標題:寇準之奢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vv88vvjww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